第一百三十八章 这是要谋杀亲夫?

    一百三十八、第百这是章谋要谋杀亲夫?

    “你!”卫凌被气的杀亲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9%81%8A%E3%81%B3%E6%96%B9%E7%99%BB%E9%8C%B2%E6%96%B9%E6%B3%95%F0%9F%94%B7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9%81%8A%E3%81%B3%E6%96%B9%E7%99%BB%E9%8C%B2%E6%96%B9%E6%B3%95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9%81%8A%E3%81%B3%E6%96%B9%E7%99%BB%E9%8C%B2%E6%96%B9%E6%B3%95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,指着霍梅的第百手都在抖,他自然是章谋被霍梅的话给气到了,把他的杀亲卫家军跟匈奴蛮族军队相提并论,这对于卫凌来说犹如奇耻大辱。第百

    要知道匈奴的章谋游骑兵就好像土匪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杀亲被他们欺凌的第百妇女不计其数,有多少大汉的章谋女子被他们欺凌之后选择了自杀,这对于大汉来说也是杀亲极为耻辱的事情。所以卫凌痛恨这些游骑兵,第百对于匈奴的章谋俘虏自然也不会给什么优待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她们将要面对的杀亲是什么命运?这只是开始而已,成为军妓之后,她们要面对的远远比这些凄惨百倍!你救得了她们一时,救不了她们一世!倘若有一日有汉女被匈奴大营俘虏,她们的境遇会比现在更凄惨!所以,不要在插手本将军的军务,否则就带人离开军营!”

    霍梅呼吸一滞,差点没被卫凌的话气晕过去,卫凌说完也不看霍梅,直接回了大帐。霍梅心里也憋着一口气,死活就是不走,直到看见公孙世安排薛氏兄弟来看守俘虏,霍梅才吩咐徐拿了她的药箱来。

    第二次进入帐篷的时候,里面的匈奴女人看着霍梅的目光都带着敌意,霍梅并未理会她们不善的目光,而是走到婵娟的面前,定定的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9%81%8A%E3%81%B3%E6%96%B9%E7%99%BB%E9%8C%B2%E6%96%B9%E6%B3%95%F0%9F%94%B7%E3%80%90qc377.com%E3%80%9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9%81%8A%E3%81%B3%E6%96%B9%E7%99%BB%E9%8C%B2%E6%96%B9%E6%B3%95%20%E5%B9%B4%E9%96%93%E8%B3%9E%E9%87%91%E7%B7%8F%E9%A1%8D%205%2C000%2C000%20USD%20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9%81%8A%E3%81%B3%E6%96%B9%E7%99%BB%E9%8C%B2%E6%96%B9%E6%B3%95%E3%81%A9%E3%81%86%E3%81%A7%E3%81%99%E3%81%8B堂堂大单于的阏氏竟会沦落至此!”霍梅压低了声音,让说出的话就只有她跟婵娟可以听见,她知道婵娟听得懂汉语,所以说完这句话之后,就一直盯着她不放。

    婵娟的神色有短暂的慌乱。很快面上就恢复了平静,看着霍梅的眼神也透着犀利。“我也想不到,一向纪律严明的卫家军里,竟然也能混进女人!”

    霍梅倒是没有被婵娟的话语给吓到,反而坦然一笑。“婵娟阏氏难道不知道?这西域的天下其实是掌握在女人的手中吗?据我所知,匈奴的很多事务都仰仗大阏氏,大单于不过是她们阴影下的傀儡罢了!相比之下。我不过别人脚下的蝼蚁。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听见霍梅说起了大阏氏,婵娟的面色一暗,眼底的恨意根本掩饰不了。霍梅不想揭人痛处,所以接过徐手里的药箱,开始给婵娟的脖颈上上药。

    刚一进来她就发现了,婵娟的脖颈被人掐的青紫。想必刚才为了免受凌辱,反抗之下才会被陈垣掐住了喉咙。感觉到脖颈上的凉意,婵娟扭头看着霍梅,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又何必多余救我,我本就是该死之人!”感觉到婵娟肌肤上的寒意。霍梅皱了皱眉头,伸手号了号她的脉息,脸色也突然变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孩子?”婵娟凄惨一笑。眼底满是绝望,孩子已经被人设计打掉。还被壶衍鞮单于赶出了匈奴王庭。

    失了孩子,又被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当成了细作,那一刻还真是生不如死!所以被汉军俘虏,婵娟反而坦然,怎样都不过是一死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刚小产不就,这冰天雪地的又受了寒,以后怕是要落下病根了!我给你开剂方子,先去了体内的寒气再说!”婵娟皱眉,看着霍梅的目光充满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已不是什么阏氏了,你又何必这般待我?”

    “对于我来说,你是阏氏也好,是囚犯也罢,不过是需要治疗的布而已。医者本就没有国界,大汉也好,匈奴也罢,都与医者无关,医者的眼中只有病人,没有敌人!”

    婵娟有些动容的看着霍梅,凄惨的笑容里透着深深的落寞,给婵娟检查完之后,霍梅开始给其他的几个匈奴女人治伤,她们起初还对霍梅有些抵触,而且她们并不懂汉语,还是婵娟从中解释,这些匈奴女人才配合了治疗。

    霍梅走后,婵娟一个人坐在角落里,帐篷里没有火盆,这时候里面跟外面一样的寒冷,其他的几个人都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,只有婵娟独自在角落里流泪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,那里曾经孕育着一个孩子,孩子溜掉的时候产婆说过是跟女孩,那么弱小的生命还来不及睁眼看这个世界一眼,便这般离他而去了。

    被大阏氏污蔑跟他人有染的时候,婵娟没有哭,被壶衍鞮单于赶出匈奴王庭的时候,她也没有哭,可半路上被人挟持,他们生生的打掉了婵娟的孩子,那时候婵娟哭喊着求他们,求他们放过自己的孩子,却换来一生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大单于会让你生下这个孽种?”那一刻婵娟才真的绝望了,漠然的看着自己身下不停的流血,那些人甚至找来了产婆确定婵娟的孩子真的没了,才将她扔在了荒原上。

    若不是遇见这几个匈奴女人,她又焉有命在?

    可惜祸不单行,才刚刚捡回一条命,就被匈奴游骑兵抓住,准备带回去当奴隶,却阴差阳错的被卫凌俘虏了来,婵娟苦笑,默默自语。

    “老天爷,你究竟要给我怎样的悲惨境遇,才肯放过我?为何不直接让我死?”

    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淌,身边有人围了过来,将她抱进怀里,几个命运相同的女人,抱在一起哭了,薛雨、薛云听着里面的哭声,两个让对望了一眼,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因为抓住了游骑兵的俘虏,卫凌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匈奴大营的大致位置,开始谋划着在匈奴大营以为汉军还未发现他们行踪的时候,对匈奴大营发起突袭。

    一群副将跟卫凌在大帐里研究了一个通宵,这才确定了一个方案,第二天天还没亮,卫凌就带着三千精兵出发了。

    公孙世自然跟着卫凌去了,所以大营里就剩下了薛氏兄弟跟在霍梅的身边,薛雨继续看押俘虏,薛云却一直跟随霍梅左右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手上的伤还没痊愈。宋大人不让你去军医所照顾布,您还是待在帐中休息吧!”霍梅不语,手里的活计也没停。

    她其实也没做什么,就是跟厨子要来了一些羊肠,正在做羊肠线。她总觉得用棉线缝合伤口太过粗糙,而且极易感染,就开始用羊肠制作缝合线。

    前世。卫凌也曾偷袭了匈奴大营。那一仗卫凌大获全胜,也是卫家军自进西域以来的第一场胜仗。

    一大早,霍梅就带着徐去给帐篷里的匈奴女人们换药。顺便给她们带来了吃的,还偷偷的给婵娟送了一碗汤药。

    婵娟并未显露出什么感激之情,这让徐颇为不忿。“你这人还真不知好歹,我家主子这般对你。你竟然如此漠视,你至少应该给我家主子道声谢吧!”

    本来婵娟并不准备喝药的。听徐这么一说,她反而拿起药碗一饮而尽,徐目瞪口呆的看着婵娟,满脸都是无语。

    这场景反而惹得霍梅发笑。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“你没事找她的不痛快做什么?我救她本就没想图什么回报,再说她现在这个样子,有东西可以报答我吗?”

    婵娟也笑了。看着徐的眼神中透着狡黠,结果徐被气的满脸通红。却无从发泄,连一旁的匈奴女人都在对她笑,徐觉得简直丢人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突然而至的马蹄声,让笑声戛然而止,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将军中箭了,马上去请宋大人去大帐!”

    霍梅手中的药箱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,面色也突然变得惨白,徐赶紧过去扶住她有些椅的身体,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先别激动,将军他不会有事的!”霍梅定了定心神,面上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弯腰捡起药箱便朝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我们赶去大帐看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路上霍梅走的很快,徐跟在后面胆战心惊的,霍梅是有了身孕的人,若是这么一着急,或是不小心摔上一跤,那样的后果徐根本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路小心的护送霍梅来到大帐,霍梅累的不停的喘气,但在看见公孙世浑身是血的站在大帐外的时候,霍梅眼前一黑,差点就晕倒。

    “主子!你先别着急,咱们先进去看看再说!”公孙世此刻也跑了过来,满脸担忧的看着霍梅,小声的说道:“徐,你先带夫人下去休息,等将军的身体好些了,我再去看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霍梅根本就没理会公孙世,径直走到大帐前,一挑帘子就进了大帐,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熏得霍梅差点吐出来,她站在原处缓了缓,这才往大帐内走去。

    此刻卫凌就坐在议事厅的主坐上,肩膀处插着两根羽箭,铠甲已经脱掉,中衣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了。

    “找人备几盆热水进来,我要给将军拔箭,另外让人通知宋大人,带上银针过来止血!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公孙世听见霍梅吩咐,直接就冲出了帐篷准备东西去了,霍梅看着主位上坐着的卫凌,眉头紧蹙,双眼微闭,看似好像在闭目养神,可微微颤动的眼皮告诉霍梅,卫凌这是在隐忍着伤痛。

    等到公孙世送了热水进来,霍梅轮流在三个热水盆里净手,然后换上干净的衣袍,这才走到卫凌的身边,开始用手翻看他的伤处。

    大概是突然出现的熟悉味道,卫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就看见霍梅裹着一身白袍,就站在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这里了?宋大人呢?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!”都这时候了,还要跟霍梅闹别扭,霍梅白了这厮一眼,伸手动了动插在卫凌身上的zai箭柄,瞬间就疼的卫凌呲牙咧嘴的,哪里还有刚才的淡定。

    “梅儿,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?”霍梅也不说话,手在他的肩上按捏了几下,感觉了一下箭柄插入的深度,听见卫凌的控诉,霍梅淡淡一笑,可看着卫凌的时候却满脸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我有亲夫吗?小的可是男人,将军可别认错了!”卫凌无声叹息,看着霍梅无可奈何的笑。“你就这么记仇?我不过说了你几句重话,你就不准备要为夫了?”

    霍梅本还想再揶揄他几句的,可宋清赶过来了,霍梅只能作罢,查看完了伤处,宋清倒是松了一口气,好在伤的并不严重,只是伤了皮肉而已,拔出箭头恢复几日也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抬头就看见卫凌的目光一直都追随在霍梅的身上,宋清便捋了捋自己的胡子,默默的笑了。

    宋清先是施针封住卫凌肩上的要穴,然后将锋利的匕首递给了霍梅。

    “我后面还有伤员要处理,这箭头你来取吧!”霍梅诧异的看着宋清,见宋清揶揄的目光,顿时无语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看来宋清是要看霍梅的笑话了,在看着卫凌脸上隐隐的笑意,霍梅紧咬着唇,恨不能上去咬这厮两口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这肩上伤了,不然随便让你咬就是,只要你能消气!”他竟然能读懂自己内心的想法,霍梅懊恼的白了他一眼,拿着匕首准备给他取箭。

    这活计她最近倒是做过很多次,给旁人取箭倒是不觉得什么,可换成卫凌,霍梅就开始紧张了,拿着刀的手都在抖。

    卫凌抬起未受伤的那只手,将霍梅颤抖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细细的揉捏,卫凌的手很温暖,反而霍梅的指尖冰凉,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而紧张的,还是天气太冷冻得。

    “别怕,就按照你平常做的来,宋大人可是在我面前经常夸你,说你取箭取得好,连他都自叹不如,现在为夫的命就掌握在你手里了,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,能死在你怀里,也是为夫的荣幸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浑话?什么死不死的?都这样了,还说这么晦气的话,纯心气我是不是?”见霍梅恼了,卫凌反而笑了,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箭,轻声说道:“这东西插在身体里还真不怎么舒服,还劳烦夫人帮为夫取下吧!”

    卫凌看似说的很轻松,其实他一直都在忍着疼,就是害怕霍梅会紧张,可其实他是低估了霍梅的能力了,进入状态的霍梅,手起刀落,很快就割开了箭头所在的肌肤,那双灵巧的小手,用起刀来就更灵活了,卫凌甚至都没感觉到太多的疼痛,箭头就已经被霍梅拔了出来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今日更新完毕,喜欢的多收藏哦!
Web気流
上一篇:整体卖出受挫,硅谷银行或以分拆形式出售
下一篇:警方再通报女子美食城内遭多名男子殴打:三人被刑拘